2014年4月8日 星期二

他們都是林飛帆:谷琉、陳冠錡、李威德、費宇、施彥廷、賴郁棻、林昕穎、張芷瑜、李昀岳、江其冀、柯長佑、、、

太陽花擁有一流的後勤和雲端通訊,又有全球性的宣傳網路,而馬政府卻用傳統的抹黑和棍棒和他們對話,這是不同世代的對決,學生只要不出大錯,就算最後被抬出場,也是大勝。
當年在南京的國民政府鎮壓學運,為延安的土共爭取大量的知識青年,後來在國共內戰中加倍奉還。太陽花是未來的社會精英,他們被警棍打中的頭,將留下永遠的記憶。國民黨最大的安慰是,人終究是健忘的動物,其次是,民進黨對太陽花也沒有多大吸引力。-----司馬觀點:連柯重災區(江春男)



分析/台灣年輕一代質素  雄霸亞洲
太陽花學運即將光榮退場,這場學運的動能和規模超越過去政黨和社運之最,他們讓大家看到台灣的年輕一代,其質素是如此優秀,表現如此亮眼,也讓亞洲各國非常欽羨,台灣民主進一步深化是無庸置疑的。
學生占領立法院議場,所表現出來的動能包括組織、規劃、創造議題、物資、現場管控、國際宣傳都是無懈可擊,你很難想像他們還只是一群孩子。
他們闖進立法院議場,撞破長久以來政治的沈悶,馬、江體制的鴨霸、民進黨的無能,兩黨的作為,就像照妖鏡一般,頓時無所閃躲。而多數因服貿即將被剝削的弱勢產業無奈,人民也只能就像溫水煮青蛙一樣,慢慢沈到甕底,連呼喊求救的手勢,都無法搖擺。
以 學生為主體的抗議團體,在歷經20餘天的抗爭成果,起碼達到幾個目標,1、兩岸不再是國共兩黨說了算。2、人民危機意識被喚醒。3、政府及立院黨團在兩岸 談判,無論是政府作為和相關立法,對於弱勢產業照顧不可能再睜一眼閉一隻眼,把民眾當作糊塗蛋。4、馬政府不要出賣下一代的未來和生存之路,已經成為多數 共識。
或許有人認為,學生的訴求已經達到他們要的四大目標了嗎?說實在,這點對於手上毫無資源的學生團體,有點苛責。他們能夠挺過20餘天,短時間號召50萬人的上街抗議,已經是偉大成就,接下來就是大人們的事了。
所謂「大人的事」,不就是馬政府和立院朝野立委的事嗎?就是這些人坐領國家薪水卻怠忽職守,才逼得學生跳出來捍衛自己的生存權。
在 立法院長王金平好不容易放下身段向學生拋出橄欖枝,為這場紛爭找到契機,結果馬、江非但沒有感謝,還堅持兩岸監督條例及審查服貿並行;法務部長羅瑩雪更嗆 聲,檢方會依法偵辦學運期間違法的學生。這兩點相對照,剎時間讓人覺得馬及其內閣與台灣其他人,好像生活在兩個不同世界的人。
最近一談到抗議學生就流淚不捨的李前總統,套一他的話,政府要有「同理心」去看待學生的為國家無私的初衷和理想性。
馬政府若是要秋後算帳,相信學生出關播種,遍地開花結果,最後就不是50萬人群眾上街而已,而是2014、2016丟掉政權了。

學運明天光榮退場 他們都是林飛帆



更多專欄文章

太陽花學運明天落幕,堅持了24天的學運創下空前紀錄,除了造就林飛帆與陳為廷這兩名學運明星外,更多在議場內外堅守崗位的同學們,默默付出的努力,才是成就太陽花光榮歷史的最大英雄,他們,都是林飛帆!

【我堅守議場】李威德: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姓名:李威德
年齡:21歲
校系:台灣大學電機系
議場待幾天:23天

我當初沒想到會衝進來,是朋友告訴我這件事,拉我一起進來的,後來我發現自己被這樣的事情所感染,決定跟大家一起堅持下去。攻佔行政院那天我也有參與,而且還是第一個被水槍噴到的人,但因為太痛了當場傻住,後來只好坐在旁邊休息,自己都覺得有點好笑。

關於該如何退場,對我來說,第一步還是希望離開前大家能把這個地方恢復原狀,因為做了就是要負責,而不要像某些人,說自己沒黑箱實際上卻黑箱,也不是說一定要光榮退場,只希望大家可以互相尊重,退場可以很和平,不要發生暴力或爭執。

至 於法務部長羅瑩雪說學生出來後要接受法律制裁,我想我的心態已經從害怕轉變為坦然面對,因為出去以後大家都會遇到同樣的問題,現在臉書上已發起「全民自 首」的活動,一方面告訴大家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一方面也讓國民覺得我們是可以為自己負責的人,至於要負什麼樣的法律責任,我其實沒有想太多,就是坦然面 對這件事,我反而比較擔心林飛帆和陳為廷,因為他們的刑責可能比其他參與者更重。(劉宛琳╱台北報導)

李威德。劉宛琳攝






台灣生了重病 我們救起來了




【綁椅加固防禦 為台捍衛自由】

第一天衝進議場,佔領幾個小時的牌子是我做的。原本負責顧門,當過糾察隊長,後來我發現各個出入口椅子堆疊的方式,可能無法抵擋警察來攻,便接手綑綁椅子、加固工作。


費宇 20歲
實踐大學工設系二年級
在議場22天

世代轉型須負責

台灣面臨世代轉型,我身為這個世代的人,必須負起責任。世代已經在轉型了,我不需要做什麼,它已經達成了。現在網路媒體可以串聯各式各項的草根性平台,都是我們這個世代慢慢衍生出來的。
這個世代經歷過兩次政黨輪替,但沒經歷過威權統治,因此,我們追求完全的言論和新聞自由,勢必和上世代抗衡。這場歷史事件,我們要用這個世代的想法,去穩固社會結構。

【挑戰新聞發言 整天被媒體盯】

我從去年6月開始關心服貿議題,我不是黑島青成員,但攻佔立院第2天,我就進來了,一開始只負責寫新聞稿,後來則擔任新聞發言人。


施彥廷 25歲
台灣大學政治所三年級
在議場21天

出議場要先大睡

政府丟什麼球給我們,我們就要馬上回應,我每天的情緒都起起伏伏。這段期間24小時都被媒體盯著,對我是頭一遭。我覺得議場是過去的權力中樞,這20幾天變成我們生活空間,睡在地毯上,讓我覺得議場很有親切感,但也像是一個不真實的魔幻空間,總覺得這幾天像活在夢中。
出議場後最想大睡一場,不用再煩惱隨時會發生什麼事情。

【第一批衝進來 徹底不信政府】

從高中就開始關心社會議題,上大學後認識黑島青成員,因此參與這次反服貿學運。318當晚跟著第一批衝進來。沒太興奮的感覺,反而相當焦慮、緊繃。


賴郁棻 18歲
清華大學中文系一年級
在議場22天
賴郁棻在白狼出面挺服貿當天,與學生代表對話。

政院鎮壓很邪惡

這不是我第一次參與社會運動,但絕對是我18年來遇過最莫名其妙的事情,以前對政府的不信任只是一點點,這次學運是徹底不信任,行政院的鎮壓更讓我覺得政府非常邪惡。
這次最大衝擊是對人的親近和疏離,感覺都很強烈,比如我會和學運圈子的人越來越熟,但也同時遭到許多夥伴質疑,甚至有陌生簡訊謾罵。
待了這麼久,我覺得議場已是另一個生活空間,但畢竟得離開。離開議場,第一件事想好好洗個澡。

【場外守到場內 留下珍貴勇氣】

我上月19日先到立院外,上月29日才進到議場,到昨天已經11天。在外面堅守時的環境很差,每天日曬雨淋,都穿著雨衣睡覺,又常睡不飽,感覺每天午夜12點後就可能會有事情發生,沒想到自己竟然撐過來。


林昕穎 22歲
文化大學戲劇系一年級
在議場11天

感動台灣人齊心

330當天,台灣人都齊心站在同一陣線上,我很感動。走出議場後,想跟久沒見面的朋友抱一抱,好好睡一覺。我覺得這件事留下很多東西,特別是「勇氣」,堅持做對的事情,不怕失去的那種精神,真的很可貴。

【街頭就是教室 民主還要努力】

從攻佔行政院後,我開始投身學運至今。太陽花學運即將退場,我認為在大家努力下,已獲得立法院長王金平的承諾,雖然僅是部分達成,但尚可接受,剩下的目標,應該尋求改變突破,而不是堅守陣地長期消耗。


張芷瑜 19歲
世新大學新聞系一年級
在立院16天

盼學運理念擴散

這兩周的街頭教室體驗,讓我發現,台灣原本的民主程度可能只比中國好一些,還有很大努力空間。我希望太陽花未來仍然能夠遍地開花,讓這波學運理念擴散下去。

【反服貿已沸騰 離場集結力量】

反服貿學生佔領議場的第一天,我也跟大家一起衝進去。我覺得我們衝進議場的行為,已經被社會與全世界看到,讓更多人可以真正注意到「社會事實」,明瞭政治與自身有切身關係,而非只有「藍」或「綠」。


李昀岳 26歲
文化大學法律系三年級
在議場22天

心疼幹部扛壓力

在議場這段時間,壓力很大,每天都有新的事情發生,但我們卻沒時間,好好坐來下思考。不過,現在社會因為反服貿運動非常沸騰,我們在此時離開議場,更大的意義是讓每位學生可以回到所在的學校,去組織與集結那些因為此次事件被喚醒的人。

【頂多睡5小時 一直都很緊張】

從 國一開始就掛心社會議題,到現在讀大學,也很關心台灣的國際定位。雖然念經濟系,但班上很少人特別關注服貿協議,自己反而最熱中。我覺得台灣生了很重的 病,一直掛號掛不到,議場就像急診室,所以我們要趕快進來,把台灣急救起來。很慶幸我們救起來了,我希望政治人物,不要再像以前一樣覺得人民很天真。


江其冀 22歲
台北大學經濟系四年級
在議場19天

致力當經濟學家

學運這幾天像是一場戲,不久後要下戲了,在這空間結交許多夥伴,說自己對議場沒感情是騙人的。由於我擔任媒體組成員,得一直做內外溝通、沙盤推演,這段期間每天只睡2、3小時,頂多睡5小時,一直都過得很緊張。
步出議場後,我想好好念書,把經濟學念好,研究個體模型,未來想當一位不被政治操弄的經濟學家。

【投入資源回收 學到團隊合作】

台大畢業、當完兵退伍半年,目前待業中。我不熱中政治,但從反核四、反服貿過程發現,很多事情不能被大人決定,必須要自己決定。學運這件事情,不是幾個人可以完成,我很想為台灣做點什麼,經過這次,我想我找到了團隊合作的方法。


柯長佑 24歲
台大工科海洋系畢
在議場19天

一群人越做越好

我 在裡面一開始不知道要幹甚麼,直到做了資源回收工作,才感覺實在,有存在感!我偶爾會在乎,自己不是學運明星,但不管是媒體記者或林飛帆,每人都要丟垃 圾,在那邊最平等,不會有高低之分,其他的等自己有實力一點再說。不管是學運或資源回收,有一群人做同一件事,就會越做越好,越來越有規模,這是互相影響 結果。

【守6號門21天 產生革命情感】

我第2天就衝進來,一開始在議長座位旁休息,後來負責6號門的守衛,是顧門口的。因擔心被警察架走,當時有6個人一起鎮守,須隨時在警戒狀態。


谷琉 19歲
屏東美和科大文創系一年級
在議場21天

對不起踐踏你

父親是長老教會牧師,家裡都很支持我,認為進到議場、親身經歷整個過程,會學到比學校多。過去我偶爾會參加社會運動、遊行,未來我對社會議題的敏感度會增加,對政治也會越來越關心。
和我一起負責的守衛,最後剩下2個是當初的同伴。我們出去以後一定會再聯絡,這種革命情感,是怎麼樣也不可能取代。我和這道門有20多天革命情感,即將出關,我要說,「對不起,我踐踏你這麼久了。」

【聽完演講覺醒 埋頭做懶人包】

我過去完全不關心政治,看到政治人物立刻轉頭。從新聞上看到318抗爭,和同學來台北玩,在立法院外聽完公民講堂後,突然「覺醒了」,覺得政府不能這樣對待我們。


陳冠錡 20歲
中山醫學大學二年級
在議場13天

浪花精神向前衝

我330前3天進來,很幸運一進來就有工作,做監督條例的懶人包和網路宣傳,因發現場內、外資訊不對等,希望建立橋梁,於是自發性設置意見箱,出去收集小紙條。這些字條收進來以後會分類,包括策略、生活、資源等都點列,還有專門要給誰的加油卡片。
我一直覺得我們是浪花精神,浪花之所以那麼勇敢,因他們知道自己是誰,義無反顧,一波一波往前衝,一定會產生力量。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