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12日 星期六

吳妍華 蔣偉寧的法治笑話(許澤天)。吳妍華風波

保衛共和國!──318學運的憲法學詮釋


校長道歉後 交大校慶未見抗議

2014-04-13 〔記者何宗翰/新竹報導〕交大校長吳妍華「沒把學生教好」言論引發抗議,交大師生、校友迅速在網路上串連六千多人,要吳妍華「踹共」,並揚言在校慶集結抗議;但因吳妍華已公開致歉,交大昨天五十六週年校慶活動未見抗議,不過已結束的連署,則有兩千七百多名交大師生參與。

在臉書發起抗議吳妍華發言的交大學生趙子文表示,連署活動已於昨天結束,共有兩千六百多名學生及九十三名教授、學者連署,原本的確打算在校慶發起抗議活動,因校長已經公開道歉而取消。
連 署活動結束後也發表三點聲明,第一、希望校長以實質行動支持學生在校園展開對於服貿議題的討論。第二、於交大新聞網頁內,如實呈現對於交大師生參與服貿議 題討論與相關新聞的報導。第三、校長應呼籲行政部門肯定運動成果。知識學習不只在課本上,從做中學,更能表達交通大學「交傲」的務實精神。
交大資工系教授林盈達昨再轟,早在經濟部部長張家祝到交大之前,學生就曾邀請校長參加校內關於反服貿的講座,她連聲稱沒興趣、沒時間,結果部長來就全程陪同。

連署發起後 政府高層曾關切

林 盈達表示,連署活動發起後,曾接到政府高層打電話來關切,希望他不要帶學生到交大校慶抗議,但他個人「本來就沒有要參與,也不知道要抗議的事」。對於校長 的道歉,他認為沒有真正理解學生訴求,支持服貿的立場也被看透;吳妍華到明年一月底卸任職務前,在校園內已經失去信任。
連續參加十五年校慶的客家大老溫送珍,高齡九十歲,依舊準時蒞臨,並親自頒贈「送珍敦品勵學獎學金」,會後交大席開六十餘桌,校友歡聚一堂。


焦點評論:吳妍華 蔣偉寧的法治笑話(許澤天)



更多專欄文章


據報導,交通大學校長吳妍華為了沒把學生教育好,向警察道歉,她還說好笑又突兀的是學生又要找警察來保護他們;某立委指佔領國會的學生違法,教育部長蔣偉寧則表示,將鼓勵大學多開法治課程。
在 偏差的法治理解下,吳校長對學生的諷刺,和蔣部長所想要鼓勵開的法治課程,都不讓人意外。因為,這兩位教授級的博士,都不太懂法治的意義,是在強調國家權 力運作必須受到法的約束。在法治國底下,行政必須依法行政、司法必須依法審判、立法必須遵守《憲法》、國家各種權力必須分立、人民基本權必須受到保障,而 民主當然是法治保障的核心價值。很可惜地,長期在戒嚴法制下成長的知識份子,在統治者的刻意誤導下,常把民主和法治當成對立命題,而忽略民主是當代法治的 前提,也是法治要維護的價值。

國家不守法傷民主

事 實上,法治的中文表達,就已清楚地表達「治」必須依「法」,而人民在這裡是「受治者」,而國家透過其機關才是「治者」。法治國和非法治國(如獨裁國家)的 區隔在於國家公權力是否受法的約束,而非人民是否守法。一個只強調人民守法,卻忽視國家守法的思想,正是強調人治的獨裁者所盼望的「法治教育」內容。當 然,這不意謂著說,人民可以不必遵守法律,只是這不是法治所要強調的對象。
這次學運肇因國家不守法治、踐踏民主,人民卻苦無體制內的制衡力量,以致必須冒違法的風險出來拼。以學生為主要代表的人民,所對抗的目標是不守法治的政府,而非依體制內執勤的警察。那幾個躲在警察背後的政府首長,才最該向辛苦的警察道歉的始作俑者。
作為教育工作者,我為這群敢為台灣法治奮鬥的學生感到驕傲,他們當然知道侵入建築、毀壞公物是法律所不容許的,而這根本不需要透過蔣部長的「法治 課程」教。他們在理智的思考下,平常不會侵入私人住宅,也不會毀壞別人的東西,更不會跟警察衝突,而他們這次為何要這麼做,背後的理念為何,這才是我們應 該思考的內容。
作為《刑法》老師,我知道他們的行為是很可能成立相關的犯罪,想要援用公民不服從或抵抗權等概念來合法化這樣的行為,即便在學術討論上都有爭議, 更何況在保守的實務界中。檢察官依法必須追訴犯罪,學生在法律上沒有特權;但請必須依法公平的追訴,不要只追訴有犯罪成立可能的學生,也要追訴濫用公權力 傷害人民的公務員,以及擾亂合法集會的人。並且,也請檢察官的思考不要局限在《刑法》表面文字,更要思考《憲法》層次的議題。面對破壞民主法治,卻別無他 法的學生,他們攻佔立院等的行為,即便難以合法,是否仍然情有可原!畢竟,最該負責的人是躲在警察背後的執政者,只是礙於法律,難以追究他們違憲的刑責。
吳校長,您說學生找警察保護好笑又突兀,這真是突兀的笑話。試問,在法治國家能合法用武力保護人民的不就是警察嗎?學生不找警察,難道找黑道?法 治國家的警察須保護人民,也不得濫用公權力侵害人民,而學生此次的抗議對象也非警察。如同學生既要老師教,也可以批判老師的簡單道理,找警察保護,天經地 義!難道校長您不懂?

成大法律系副教授



不滿交大校長酸學生 聖洋科停贊助:隨政客起舞很威嗎





▲交大校長吳妍華(紅圈者)公開批評學生「沒教好」引發爭議,除了校內師生連署要求她道歉外,贊助廠商也決定中止捐助獎學金,「等換人再來談。」(圖/本報資料照片)
生活中心/綜合報導
交大校長吳妍華批評學生反服貿部份行動「可笑又突兀」,自覺「沒有把學生教好」10日公開向警察及社會道歉,發言引發部分校友及學生不滿,發起「對不起我們沒有把校長教好,交大學生致歉」等活動,抗議吳妍華抹滅學生關心兩岸締約的正當性,要求她收回公開談話,另有校友願捐170萬元支持罷免校長,「自己的交大自己救!」

【2014/04/11 11:22更新】昨笑學生沒教好 交大校長今道歉:我們大人該深切反思

交大學生發起的「我們在街頭學習的"很好",抗議交大校長4/10號吳妍華不當發言」臉書活動,聲明指出學習途徑多元化與民主化的今天,吳妍華已沒有條件以「家父長制」的威權口吻說教,抹滅學生參與社會運動捍衛自己未來和民主的正當性,時至11日凌晨已有近2000名交大師生參與聯署。
你這校長是誰呀~交大那一個學生沒教好?你隨政客起舞很威嗎?」聖洋科技創辦人兼執行長邱繼弘在臉書痛批吳妍華發言不得體,宣布將暫停捐助交大獎學金,等到校長換人後再續辦;交大資工系教授林盈達也質疑,吳妍華怎麼能代表交大幫政府背書,非常不中立也很不應該,「只能用『平庸』兩個字來形容她。」
另有交大學生爆料,交大人社系同學曾在校內舉辦「你伏冒了嗎」服貿座談會,邀請吳妍華參加卻被拒絕,但經濟部來交大摸頭她就馬上現身,會中還一直打斷教授發言,令人質疑校長是否對此議題早有預設立場,
「反正一直不是很喜歡她。」吳妍華上任第一天就口誤「我們陽明……」,後來又常脫口說出「你們交大……」等發言,讓部份交大人始終對她很不以為然,「隔壁清大的陳為廷幹得有聲有色,如果我們在這次學運中缺席,那才是交大之恥啊!」


【校長對不起,我們不學好】作者:呂竟
校長對不起,我們不學好。我們在社會運動的經驗太少,甚至缺乏傳承。在318晚間攻入議場一役,我們沒有組織參與其中,只有少數的學生單兵作戰。在 隔天我們只有20、30個人揪團北上,甚至也說不上組織化。所幸,正確的事容易傳播,拜科技網路之賜,同學一傳十,十傳百。我們雖然缺乏組織化的動員,但 靠著綿密的人際網絡,交大人不斷投入後備軍北上。雖然我們沒有站上媒體的版面,但我們用我們的身體力行,在台北的街頭,也有捍衛民主的交大勇士在輪番上 陣。
校長對不起,我們不學好。我們甚至沒有甚麼連署的經驗,由交大反黑箱服貿青年所發起的聯署,只有兩千多人聯署,對於追求民主、反對國家暴力的聲音。我們沒有更有效的讓更多人來同意我們的訴求。
校長對不起,我們不學好。有客家學院的學生在牆面掛上布條:「暴力政權,血染雙手;退回服貿,捍衛民主」。對國家暴力,以及追求民主表達我們的訴 求,基本而言這是一個言論自由的展現。我們卻接到消息,您要求我們將這兩面布條撤下來,我們很惶恐,我們以為這不是言論自由的年代。所幸,儘管您可能不同 意我們的言論,但您仍捍衛我們說話的權利。
校長對不起,我們不學好。我們無法像政治大學在羅馬廣場開起民主的教室;我們無法像清華大學一樣在野台前舉辦民主的講堂。只看見人社系的自主罷課聲 明,隨後獲得系上老師(13位)的支持,卻引來管科系老師的訕笑及抨擊,說系上的老師是白癡,是愚民。我們身為交大學生感到很痛心,原來我們學校的老師會 以這樣的字眼來打擊異己。
校長對不起,我們不學好。人社系同學星期一到校長室誠摯地邀請您參與,星期二的「你伏冒了嗎」服貿座談會,卻慘遭你五秒鐘打槍。我們佩服您的果敢與堅決,對於服貿這樣重要的議題,您不假思索就拒絕出席,然而我們也尊重您星期二一整天都在台北而無法趕回來的理由。
校長對不起,我們不學好。我們終於在星期三的經濟部摸頭會上看見您的身影了。在陳鋕雄教授發言時,您數度在台下大聲反應陳教授的音量太小,卻又在林 盈達教授質疑時,否認您是活動的主辦人。但學聯會多次的表現,鮮少站在學生的立場出發。容我質疑學聯會是學校的學聯會,而不是學生的學聯會。當然您也覺得 很無辜,因為您只是出席這項活動,並不是主辦人。
校長對不起,我們不學好。對於服貿這樣重要的議題,我們無法邀請到校長場場都參與,讓校長只能看新聞龍捲風到半夜兩點,讓新聞龍捲風這樣一個表演性 質的政論節目影響校長對事實的判斷。其實由人社系學會所舉辦的「你伏冒了嗎」服貿座談會,除了林盈達教授以外,另外與會的3位教授也都提出很精闢的講法, 是在星期三的摸頭會聽不到的。民主的時代需要多元的聲音,然而這很明顯是學生失職沒有盡力傳播多元的聲音。
校長對不起,我們不學好。讓您在今日(04/10)帶著170萬的慰問金贈給竹苗地區的警友會以及昏迷警員柯雄飛的家屬,並向他們以及社會致上歉 意,說是您沒有把我們教好。但您已經把我們教得夠好了,是我們在外面不學好,是我們學壞了,我們應當經濟歸經濟、政治歸政治,我們甚至連學生最基本的本分 都做不好,我就忙著救國。
校長對不起,我們不學好。我們今日才發現,不只是台灣甚至是在交大,自由民主的程度還相當低落;我們還活在戒嚴的年代,我們還必須在家父長制的威權下低頭;就算天色漸漸光,我們還是無法大聲地唱著歌,唱著自由民主的歌。
校長對不起,我們不學好。在未來追求自由民主的道路上,交大人未來不會再缺席。不只是在台北的街頭,我們也要在新竹遍地開花,也感謝校長您播種了第一顆種子,這個追求自由民主的棒子,交大人就接下了。

原文網址: 不滿交大校長酸學生 聖洋科停贊助:隨政客起舞很威嗎 | ETtoday生活新聞 |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