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4日 星期五

湯志傑: 馬總統,如果這還不叫賣台,什麼叫賣台?


這篇很值得參考。
今天才知道湯博士1992年:"Niklas Luhmann的系統理論及其對法律的社會學分析", 社會學研究所, 國立台灣大學. (1992.06) 他後來與魯貴顯合譯幾本Luhmann作品---魯博士剛回國不久,到我社談論過Herbert A. Simon系統論。


湯志傑 - 中央研究院-- 社會學研究所-- - Academia Sinica

http://www.ios.sinica.edu.tw/fellow/chihchiehtang/


馬總統,如果這還不叫賣台,什麼叫賣台?       人氣指數 1898
湯志傑 Apr 1, 2014


馬英九總統在國際記者會上一臉無辜且不解地問,他簽訂服貿完全是為台灣著想,哪裡賣台了?身為台灣公民的一份子,我要用最淺顯易懂的語言(因為怕他繼續裝 蒜聽不懂啦!),清楚地告訴這位經由人民選舉出來的總統,就算不考慮中國對台灣的領土野心,就算服貿真的如其所說對台灣利大於弊,這十幾天來,不,應該說 近一年來,他以及他領導下的政府對於此事的操作,已徹底違背、踐踏民主的原則,出賣了台灣最可貴的資產,如果這還不叫賣台的話,什麼叫做賣台?
我寧願相信,馬政府原本不過是天真無能,在完全未做任何研究與調查的情況下,一廂情願地相信白紙黑字上的對等開放,認為這不但利大於弊,且可為習馬會鋪 路,為自己謀得歷史地位而沾沾自喜。然而,當民選政府一再以虛應故事的方式回應民間的各種質疑與擔憂,當頂著哈佛法學博士頭銜的馬總統以巧妙的言辭混淆視 聽,把立法院通常只做文字修正的三讀會說成實質審查,刻意讓不知情的人民誤以為僅是備查的行政命令即等同經立法委員審查、爭辯、妥協出來的法律,清楚揭露 了,馬英九根本就是無恥!他一心只想迴避國會的監督,強加己意於全台灣人民之上,完全無視民主的規範,如果這不叫做賣台,什麼叫做賣台?
我相信,不分藍綠,很多人跟我一樣不喜歡這種充滿威權心態的領導者。然而,當這些舊威權體制的既得利益者經過選舉的洗禮,成功從民主制度獲益,變成國家領 導人時,身為公民的我們自然尊重人民共同選擇的結果。但是,這不代表民選的總統便可恣意妄為,任意繞過乃至踐踏既有的民主制度。畢竟,以民主的方式來解決 爭議,是全民的共識,也是當前仍充滿國家認同爭議的台灣社會賴以維繫的不二法寶。有點民主素養的人都知道,少數服從多數固是民主基本的遊戲規則,但多數尊 重少數更是民主得以成功運作的關鍵,否則多數暴力不但無法解決問題,反而只會讓衝突加劇。在藍綠常是6:4比或甚至5.5:4.5的情況下,身為全民總 統,怎可不細心、耐心地與不同意見者,特別是可能的受害者溝通、協調,並擬定相應的政策補救,而硬要全民逕就黑箱的服貿協議買單呢?把可以經由理性分析、 討論利弊得失的協議內容,無限上綱成不可更動的神聖天條,撕裂台灣社會,如果這不是賣台,怎會引發不分藍綠的反彈呢?
馬英九和金溥聰一路連手,透過媒體操弄政治。圖片來源:大紀元
馬總統會這麼做,一點也不奇怪。因為一路勝選的經驗讓他認為,台灣仍是個可透過媒體宣傳操弄的愚民社會。這也是為何前新聞學教授,向來負責替他化妝、定策 的金溥聰,第一時間便把學生和平的佔領行動抹黑成暴力,而身為法學博士的馬英九竟然會把行政命令與法律混為一談的緣故。然而,台灣早是民智已開的社會。受 過高等教育的公民都知道,國家事實上才是合法暴力的壟斷者,但這不代表它因此也就壟斷了界定什麼是暴力與合法的應然權利。在廣大興與洪仲丘的兩位洪家大姐 身上,我們清楚地看到,台灣人民不但有自己的主見,更個個能侃侃而談。可笑國民黨與少數媒體仍執意影射背後有高人指點,眼中只看到藍綠區分,而完全看不到 人民。
正是這種高高在上的威權愚民心態,以及對台灣得之不易的既有民主生活方式的背叛,燒出了這場前所未見的公民怒火,引爆民主化以來最大的憲政危機。學生們說 的好,「造成」社會成本的是馬政府,他們不過是以佔領立法院的運動形式讓社會「意識」到它罷了。說起來,馬政府已是累犯。掌握公權力,資源最為豐沛的國家 帶頭違法、破壞民主程序,最後被同為國家一環的法院宣告違法,令社會付出龐大代價,這已不是第一次了。打從中科三期的環評開始,到美麗灣與苗栗大埔,都是 這樣的例子。更明顯的是,當馬總統以關說違反黨紀,欲擅自撤掉王金平的國會議長職位時,心中全無國會自主的觀念,到學生要求實質審查服貿時,嘴色上卻頻頻 說需尊重國會自主,把民主純當騙術使用。如果連七成的民意認為服貿需嚴格把關,而總統仍可置若妄聞,繼續藉宣傳哄騙無暇深究的人民,這還不叫踐踏民主,什 麼叫踐踏民主?
還好,台灣早發展出成熟的公民社會,學生更以具體的行動,守護了我們的民主。不要說大學生,這種民主的ABC,在台灣是普通人都有的常識。新聞上一位警眷 說的好,佔領行政院引發流血驅離不是學生的錯,也不是警察的錯。真正逃避責任的,是那些掌握權力的政治人物,他們才該站出來解決問題。令人遺憾的是,政客 們選擇繼續賴皮與逃避責任,希望就此讓公民覺得什麼也改變不了,以致變得冷漠,好讓他們繼續利益分贓下去。這些市井小民最直接的感受,一語道出當前的憲政 困境,益發顯得學生自始提出公民憲政會議的洞見。如果真像某報所言,十萬黑衫軍走上街頭恐將導致百萬人失業,為何不見另外十萬人上街爭取自己的權益呢?為 何對台灣這麼好的服貿還會激出這麼多反對意見?
這則活生生的例子不只告訴我們,自由經濟之名不足以保障公平競爭,以及當前媒體生態的扭曲,更提醒我們,當前常以「媒體民主」為其實質內容的民主制度,即 政客藉表演博取媒體版面,而國家則是根據媒體報導來了解民意、制定決策,其實是多麼地脆弱。如果反對黨不是徒有反對姿態,而是深入服貿協議的細節,研究其 對台灣社會各層面的影響,提出具體的修正建議,扮演好其代議士的角色,動員各個角落的反對聲音,何須等到學生再也看不下去,才能攔住服貿協議強渡關山呢? 比起成千上萬的人民來說,為數有限的政客實在太容易收買了,我們真的放心把攸關自身利益的重大法案全交給他們嗎?一天到晚在想最後一哩路的反對黨,不是跟 執政黨一樣只會選擇向中國靠攏,而不知道這只會流失原有的支持基礎,永遠也達不到執政的目的,便是只有僵硬的反對姿態,而不曾以實質的研究與分析定出台灣 對中交往的有利策略,才造成今日國會停擺的僵局。
學生喊出公民憲政會議,正是要求把決策權還給人民,真正落實人民做主的民主意涵,以濟代議制度之弊。就如審議服貿的過程所顯示的,光是法律保留,光是透過 國會審議,已不足以凝聚全社會的共識,而有必要訴諸全民經廣泛討論、思辨後的公決。值得玩味的是,學生並未把視野局限於服貿,只要求憲法層次的複決權而 已,而是提出更為一般性的,但同時也更為空泛的召開公民憲政會議的主張。
五十萬人不分藍綠上街捍衛民主,代青民主才是台灣最珍貴資產。圖片來源:呂東熹
就運動的策略來說,這其實是個易解消的訴求,於此亦可見學生們理想性格的一面,寧可指出問題,企求問題較完整的解決,而非僅追求單次運動目標的達成,更無 成功必須在我的執著。還好馬總統真的是無能,不但未在第一時間回應此訴求,瓦解學生與公民社會的動能,更沿用無恥招數,打算召開經貿國是會議,在拉攏資本 家的同時,繼續用宣傳手法矇騙中產階級,認為這樣便可孤立學生,讓這個好不容易出現的修憲契機一現即逝。
五十萬人不分藍綠上街捍衛民主,代表民主才是台灣最珍貴的資產,不容任何人出賣,即便是民選的總統也不行。然而,五十萬人的民意展現仍無法讓統治者改口, 顯示台灣當前的民主代議體制真有翻修的必要。我們除了要繼續堅守下去,更要開始發揮創意與研究精神,擘劃真正能讓人民當總指揮、讓人民能有效指揮總統與民 意代表的憲政制度。馬總統可以不作為,但是我們不能等。因為台灣是我們的國家,自己的命運自己救。就讓我們在街上開始討論我們的憲政未來吧!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