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7日 星期一

南方朔:「國會自主」VS「行政獨裁」!




南方朔:「國會自主」VS「行政獨裁」!

有幾個名流說學生「思想淺薄」和「虛無主義」,她們全都錯了。太陽花學時弊的提出了兩大問題,第一是用國會自主來制衡行政獨裁;第二乃是以參與民主來形成社會新共識,這兩大問題乃是台灣民主深化的最大障礙。

最 近的台灣,因為只有民主選舉,而沒有其他民主配套,因此統治者依靠著黨紀,將自己的意志強加於人民頭上,個人意志已取代了國民共識;而統治者又藉著行政的 獨裁,摧毀了國會自主。當國會已不再是有自主性的機構,它當然必須還給人民。行政獨裁,國會缺乏自主性,統治者藉著黨紀摧毀了民主,乃是這次太陽花學運的 原因。也是學運訴求的國會自主和公民憲政會議背後的思想起源。這些思想問題乃是馬江金體制聽不懂的。

所幸國民黨內,畢竟還是有人聽得懂學 生的語言和訴求,因此王金平院長才做了「先立法,再審查」的宣告。王院長的這項宣告,府內以及國民黨的立委黨團都不支持,甚至還有人說他們被王院長出賣, 他們不知道王院長的這項宣告,其實乃是替台灣的國會自主走出了重要的第一步。國民黨的立委如果真正有知識,應該全力相挺才對。因為國會能自主,兩黨立委才 可以取得發言權,國會自主才可以讓國會不必成為橡皮圖章,立法委員才可成為一個有尊嚴的政治角色。

對近代民主有理解的都當知道,民主政治的第一原則就是權力的有效制衡,讓每個權力體能本於權力的分工,扮好自主的角色。國會存在之目的,就是要制衡行政權力,防止行政的濫權。國會當然必須有紀律,但那只是要防止國會的腐化,國會的「紀律」絕不等於控制國會的「黨紀」!

但 非常悲哀的,乃是台灣的國會長期以來,早已淪為行政權的附庸,國民黨基於統治的方便,硬是祭出黨紀來壓縮國會的自主性,使立法院成了「行政院的立法局」。 因而立法院在反映民意,監督行政等方面都完全沒有盡到責任。台灣的立法委員不被人們尊敬,是有原因的,由於國會不能自主,台灣的行政獨裁也才變本加厲,終 於在服貿問題上全面引爆。

因此,王金平院長的表態,可以說乃是替台灣的國會自主走出了一大步。學生退不退場其實並非重點,國會有沒有自主 性才真正重要。在民主運作良好的國家,國會議員都能本於分工的原則,反映民意和有效監督政府,他們才有被人尊敬的地位。台灣的國會議員現在已到了重建自主 性,恢復可尊敬性的時候。

王金平冒著很大的風險,為國會自主放了第一槍,國人應該為他的膽識大聲鼓掌!
王金平冒著很大的風險,為國會自主放了第一槍。
學運訴求的國會自主和公民憲政會議背後的思想起源,馬江金體制聽不懂的。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