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4日 星期五

人權團體籲國際社會關切台灣民主危機;蘋論:學生沒有違法的問題、民主人權高於法治; 馬又耍賴扯皮;太陽花學運的7條脈絡; 群賢樓堵人


 

點擊圖片可瀏覽相關圖片
有50萬台灣民眾在330當天占領凱道,要求馬英九退回服貿、重啟談判。圖:新頭殼資料照片
新頭殼newtalk2014.04.04 洪聖斐/編譯報導

「人權行動中心」(Human Rights Action Center)創辦人希利(Jack Healy)3日在《赫芬頓郵報》(the Huffington Post)的部落格撰文,呼籲國際社會密切關注馬英九採取野蠻暴力對付和平非暴力的示威群眾之舉動,站出來與台灣的年輕人一起對馬英九說「不」。他指出, 任何支持「國際人權宣言」的人,都有義務起來反對馬英九這種威權獨裁的行徑,並且傾聽太陽花運動、力挺學生。

希利指出,國民黨在2008年贏得總統大選後,很快地就以司法追究民進黨的領導者。「人權行動中心」曾於2012年來台調查陳水扁的監禁情況,發現國家拒 絕供應必要的醫療照顧,導致其疾病與痛苦。政府機關中,只有立法院長和法務部長願意接見該人權團體的代表;至於親國民黨媒體,都不願意與這群人權工作者會 面。那次來台行程,他們對台灣在人權教育方面的需求印象相當深刻。

2013年,「人權行動中心」再次來台,將關切的焦點擴大到監獄人權、死刑、同志與愛滋病患旅遊禁令。他們對於台灣人,特別是年輕人,對於人權覺醒的期待,以及對人權的追求,印象非常深刻。

希利說,「人權行動中心」在《赫芬頓郵報》上發表的每篇報導,都被國民黨人貼上黨派偏見的指控。馬英九採用騷擾策略,試圖詆毀任何偏離他個人想法的人。他 利用對陳水扁處以「實質死刑」(de facto death penalty)的監禁手段,來恫嚇民進黨的支持者,以及任何說話反對國民黨路線的人。

希利指出,馬英九現在想對台灣人民進一步加以掌控。他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密室協商出1個服貿協議,挑戰台灣人民掌握自己經濟未來與人權的能力,惹惱了台灣的 年輕人。「太陽花運動」發現兩岸服貿協議是不可以被接受的,於是起來抗議、發動了民國締建以來史無前例的占領立法院行動。

馬英九的反應為何?派出鎮暴部隊用警棍以野蠻的暴力,痛毆那些採取和平非暴力示威的群眾頭部,用水柱驅離靜坐人士,並威脅公民社會中那些勇敢站出來捍衛民主與表意自由的人士。希利指出,這些異議聲音是台灣的未來,國際社會不可以加以忽視。

希利指出,反馬英九的異議聲浪在台灣社會的各個角落日益強大。人權是超越政治,也超越黨派的。背棄馬英九教條的人顯示,他們不願意再保持緘默。人們不需要再做什麼來說服這個世界:馬英九是個暴君(tyrant),在乎的只是自己的財富以及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關係。

希利說,現在全世界應該站起來,和台灣的年輕人一起對馬英九說「不」。美國眾議院與參議院和其他擁抱人權的已開發國家應該注意台灣人不願接受馬英九統治的事實。台灣正在人權的十字路口。是否要遵守並保障人權,應由台灣人民自己決定,而國際社會有責任加以關注。

希利呼籲讀者,寫信或打電話給自己選區的國會議員,要求他們關切馬英九的行為。他指出,所有支持世界人權宣言者,都有義務反對馬英九這樣的威權獨裁行徑, 本於人權原則出來講話:釋放陳水扁、傾聽太陽花運動、賦予學生能量、賦予台灣能量、支持學生、支持人權、讓陳水扁自由、讓台灣的未來得以自由!

 

 

蘋論:學生沒有違法的問題





馬、江和不少社會人士譴責學運學生非法佔領立法院,破壞民主體制。
理 論與實務上,民主位階都高於法治;民主是體制、綱領和原則,法治是維護民主體制的工具。重點是,通過民主的機制,由民選代議士代表全民制定法律,這樣的法 律才是全民都須遵守的。法治(rule of law)的定義除由民選代議士以民主規則立法外,還有一項要點:即「政府必須守法」。其次才有法律之前人人平等、沒有任何人事物可高於法律等成分。

民主人權高於法治

如 果法律是由獨裁者、專制者及其極權結構所制定,沒有民意基礎,那種法制(rule by law)缺乏正當性。如果強調惡法亦法,那至今我們還遵奉大秦以下到大清的律例。同樣地,戒嚴法缺乏民意正當性,要求民主化、國會全面改選和總統直選在當 時是違法,如果只在體制內合法訴願,永遠不會獲正面反應,只有非法衝撞體制一途。這也是當馬要求學生守法時,被學生諷刺說,有當年的違法抗爭,才有後來你 這個「合法」總統!說得真好!
沒錯,民主化後所有的法律應被看作具有民意基礎的正當性,因為是民選立委所制定,全民理當遵守。但是,法律跟不上社會發展的速度,反成為進步的阻礙。既得利益者反對改變法律現狀,於是此題無解;只能衝撞荒謬的體制,於是違法抗爭就具備了正當性而非犯法行為了。
為洪仲丘的冤死而發動的大示威,固然有其違法之處,但修法結果促成軍中人權的進步。這些進步也是違法抗爭得來的。因為民主人權高於法治。

黑人民權源自違法

1960年代,美國黑人民權運動「違法」發動,遭政府暴力鎮壓,後來國會被迫修法還給黑人民權,社會秩序恢復。如果黑人守法,今天還沉淪在歧視法制化的深淵裡輾轉。所以他們的人權是靠非法手段拿到的。現在還有人說黑人民權運動是非法的嗎?
嚴 重攸關人民生計的《服貿協議》從開始對談,一路過程都黑箱、到立院付委竟30秒偷渡完成,不准改、不准退回、只能包裹表決,難道沒違法?沒違憲?沒藐視國 會?以後政治協議循例辦理,豈非民無所措手足?學生攻佔立院從這個角度看,已超越守不守法的程度,直指民主體制危機的高位層面。

蘋論:太陽花學運的7條脈絡




更多專欄文章




太陽花學運無論怎麼結束,都已成功地創造歷史,像釘子般牢牢釘進這座老朽的政府大樓裡。最明顯的衝擊是:今後行政當局和國會立委除了在野黨和輿論的監督外,多了青年及學生的監督制衡力量。這股生力軍以其青春的活力,勇敢地闖進分贓政治的禁區,不理潛規則、不理人情世故、不理虛偽的摸頭、不相信政客的人格,只追求對國家完善的想像,整個行動是對立委和媒體輿論的失職與反正義的嚴厲譴責。

對老世代失去耐心

可從7條脈絡解讀太陽花學運:1,從國際脈絡看,此次學運響應了經濟全球化激起的在地弱勢的反撲,資源分配的不均和貧富差距的擴大,已在世界各地引發無數次在地化反擊全球化的抗爭,台灣學生接其餘緒,沒在國際上缺席。
2,意識形態(哲學)的脈絡顯示這是場自由主義對抗保守主義的戰爭,是濟弱扶傾的理想主義反擊既得利益菁英主義-包含大商家、大財團的階級鬥爭。
3,從歷史脈絡看,此次學運在台灣史和學運史上具有承先啟後的意義,對台灣後民主時代轉型正義被刻意地忽視、遲滯、拖延、打消的反抗。
4,從世代脈絡看,太陽花學生對老世代的世故、偽善、狡詐、自私已失去耐心,而在意識、同儕認同、電腦科技等的次文化上區別你我。在他們眼中,國民黨的老世代是活死人(zombie或譯殭屍),民進黨的老世代是古墓奇兵,心中只有私利,沒有人民。
5,從兩岸脈絡看,中國經濟固然快速成長,但其制度是僵硬的威權主義政體,集體壓迫個體,沒有基本的自由與權利,尤其連網路都嚴管,最讓學生憤怒。由於服貿將正式引進中國的政治黑手,民主世界和台灣長期的反共脈絡在此受到學生的援引與支持。 

擔憂前途被馬葬送

6,從反國府統治模式的脈絡看,青年學子討厭語焉不明、天殘地缺的五權憲法,認為這部在南京制定的憲法要為台灣不斷的政治紛爭負責,老早該丟進歷史的垃圾桶;同時政治改革停頓很久,要怪罪馬及國民黨的私心與落後。
7,從經濟疲弱的脈絡看,他們擔憂自己的前途葬送在馬當局手裡,22K的收入退回16年前,無法滿足有尊嚴的生活,但與國民黨掛鉤的貪官奸商卻越吃越肥。
有這7條脈絡,馬當局可以理解「憤怒的葡萄」為什麼憤怒了吧! 




黑影幢幢介入學運替馬當局保駕護航,現場一度很緊張,所幸警方處理得宜,反反服貿的群眾也相當理性克制,以致和平收場,全民都鬆了一口氣。
要勞動學生、反反派當街互嗆,說明這個政府已呈癱瘓麻痹狀態,無可救藥。反反派人士也有他們的正當性,雙方都有各自的工具理性,只有馬當局最不像話,躲在反反派後面,對亂象無計可施,正當性和公信力快速流失。嗚呼!

經貿會議才是失焦

誰能在短時間內把一盤散沙又懶洋洋的學生老爺動員起來?林飛帆嗎?非也。誰又能在轉瞬間集結包括黑影在內的反反派上街?白狼嗎?非也,乃馬英九是也。這位總統老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上帝讓他當選兩次是在調戲台灣人民嗎?當然,什麼樣的選民選出什麼樣的人,武大郎養夜貓子──什麼人玩什麼鳥。
大學生懶於投票,結果現在要為自己懶惰的後果費力踢騰勞苦,也是活該。這次學到教訓,下次努力投票可能就不需要又上凱道,去跟有刺鐵網、盾牌、警棍、水砲正面對幹了。
如今,馬一看有了後援,突然硬了起來,把原先同意的「公民憲政會議」穿上小鞋,只答應召開「經貿國是會議」,完全避開造成這次危機的憲政缺陷,避重就輕去回應既得利益的企業界。政院發言人孫立群說,改為經貿國是會議「比較不會失焦」。剛好相反,改了才大大失焦,明明是憲政危機,卻失焦到只開經貿會議,馬的耍賴扯皮本質,還是學生看得清楚。
反反派如果打傷或打死學生,就坐實了國民黨藍、紅、黑三位一體的事實,不遭人唾棄都難,也把自己從民主現代政府,主動「返祖」退化到部落幫派政府的局面,而馬的評價就不必蓋棺即可論定! 

首重清理憲政污垢

我們鄭重呼籲:提案先修正《兩岸人民關係條例》,讓國會有事先參與機制,再修《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然後服貿協議逐條審查表決,可以修改;最重要的是召開「公民憲政會議」,清理堵塞憲政的污垢。就這樣,其他都不重要。學生無法事事躬親,只能就原則堅持。
如果馬當局同意,同學即可散去;若馬死性不改,承諾後又搞敷衍拖延、懶驢打滾、東拉西扯、左閃右竄,那麼同學們,我們一起再上凱道。一言為定! 




群賢樓堵人


【最新】上午9點半左右,張慶忠因無法進入立法院群賢樓酒樓的內政會議室,在8樓被民進黨多名立委包圍。


台大新聞E論壇新增了 5 張相片。
【場內動態】
早晨八時起,國民黨籍立委先後抵達群賢樓九樓會議廳,包括立委林德福、李貴敏、王育敏、高金素梅等人皆在電梯門口被媒體及民進黨立委群起包圍,先後離去。其中,國民黨黨鞭林鴻池、立委費鴻泰及張慶忠更與綠營立委爆發衝突,會議廳外場面混亂,並與媒體發生嚴重推擠。有藍營立委大喊「違法不是你們說了算」,綠營立委則回以「違法會議不能開」。民進黨團幹事長高志鵬隨後表示,按24日決議結果是應先立法、再審查,絕不容許國民黨試圖重啟會議,張慶忠更應辭去召委一職,以示負責。立委陳亭妃則指出,國民黨所說的逐條審卻不能修改半字,等於是欺騙。



二十幾年前,王大空先生建議,立法院的"群賢(畢至)樓"之"賢"字,可採浮動制, 依立委會期後的自己良心,給賢、或閒、或嫌。王先生飛離我們之後, 我們還可用"銜" (命投票)來稱其為"群銜樓"。

三動作:

經過這一周的混亂,無論我們對服貿的看法如何,應該都會同意: 建立嚴謹的法律程序,來監督兩岸協議的簽訂,是讓社會重建信任的起點。 零時政府原本已有整理全國立委電話名單的計劃,現在更有熱心的朋友提供參考的對話內容和建議。 請打電話給你的選區立委,無論藍綠,要求立委建立公開、透明的審議過程。 這是選民的權利,也是公民的義務。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